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世宾

 
 
 

日志

 
 

东荡子:向快乐和轻松致敬  

2007-12-05 17: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荡子

                       向快乐和轻松致敬

                      ——读世宾的卡通诗

 

    追求轻松和快乐就是追求自由,自由便是终极的文明。这种文明说到底没有两个关键的灵魂就不能实现,他们是科学家和包括诗人在内的艺术家,因为科学家在为我们生活的更安全和更宽阔美好的质量打开通道并提供强有力保障,而艺术家则在建设滋润并纯洁我们的精神和灵魂。很显然,只有在我们得到更宽阔更纯洁的生存质量的环境里才谈得上走向了轻松和快乐,因而对自由的追求也就有了意义,这种意义上的自由才真正属于我们所需要的文明。由此可见,建设轻松和快乐的事业必定是高尚的的事业,是人类心灵健康的保证。今天我们要在这里谈一个建设高尚事业的灵魂——诗人世宾。

    在人类的游戏里,没有谁会为痛苦和灾难而活着,至高无上的真理只能是追求轻松和快乐,然而人类的轻松快乐并未如期而至。虽然人类的历史河流那么漫长,在这漫长的河流中,我们几乎看不到自己的快乐,我们沉重地活着,有时上气不接下气,或一口气转不过来就呜呼了,因为我们总是这样,即使有快乐也戴上了面具和镣铐。我们创造了文明,可伴随我们快乐的文明也来得如此缓慢,我们丰收的文明其实并非不只是一层薄薄的外衣,它镀上金子,包裹着我们,因此我们一直不懈地努力为轻松快乐而左冲右突,苦苦挣扎,数不清做了多少徒劳的工作,仿佛我们永远是西西里弗投胎转世,爬上山坡,后腿总被拖住,反复从山坡上滚了下来。为什么会是这样,我们在追求轻松和快乐的途中总是要拖住自己的后腿。然而要实现我们的追求原本是那么简单,只要利用或改造大自然就能得到,可是有多少可以使我们更快更好地得到幸福生活的天才和精英,是死于他们在改造自然的工作中或死于自然的灾难里,如果不是我们自身忙于勾心斗角和相互撕咬,那些更多的天才和精英在利用或被利用中死于造孽或无辜,恐怕早几千年我们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在宇宙的任何星球居住和旅游了。我们终于发现,我们乐此不疲的工作实际上绝大多数是徒劳的工作,是自欺欺人,也是我们自身所不耻的工作。

    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末的世宾,他的精神因子主要由梦想结构,这种属于人的天性我还没有发现多少诗人会比世宾保持得更完好。当所有的人被卷入了自身的斗争,世宾却抽身沉浸于他对人类轻松和快乐的建设,力求以梦想敲打着世界使世界慢慢清醒并回到梦想的秩序。人类无非一个梦想,只要人类不拖自己的后腿,梦想的秩序就不可能破损或粉碎。人类以来,任何自然的灾难在人类心灵造成的恐惧,远远不会比人类自身的斗争所带来的恐惧更令自己坐立不安和防不胜防的孤独和冷清。我们从不会面对自然的恶劣而绝望,相反,恶劣的自然只能给我们催生更高的梦想。恰恰因于我们自己的贪婪、懒惰、狭隘、自私和目光短浅,不在征服和改造自然中索取,而要在同类中掠夺,从而导致了我们无休无止的恶性循环的斗争。我们的绝望便来自对自身无休无止的斗争的疲倦,来自于我们梦想和工作的徒劳。

    我们从人类自身的斗争纠缠中看到,人类早已是一个孤儿,该到自己救救自己的时候了。世宾的工作便是一项自救的工作,他回到了快乐和轻松,这正是人类企图实现的最高理想,而人类的最高理想似乎在忠于所谓的自身斗争的现实中久已丧失,世宾心无旁骛地歌唱和建设无疑给我们点燃了复苏的火焰。世宾是一个成长迅速的诗人,几乎在一夜之间攀上了自己的高枝,他在1999年的卡通诗的丰收,成就了他作为一个写作者的不折不扣的独立与熟落。他的这一批作品,澄净了人性的光辉,指明了心灵必须回到理想的秩序,人类才能得以自救,从而获得幸福和自由。

然而,我们何时看到自己从徒劳的疲惫中觉醒过来,径直追求并回到真理或生命的秩序――快乐和轻松。有一个意味深长的比喻应该说出来:我们必然行走的路上突然被人强行挖了一个大坑,必定引来骂声一片,而又一天,这个大坑在通过骂声的长时期斗争中终于被填平了,必定又引来赞颂一通。而我们的现实就是在这样的事件里不断反复,形成不可收拾的恶性循环。事情就是这样,同样的一坑,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反反复复,在任何一次事件中,不知要有多少人参与,该骂的要骂,该赞颂的势必赞颂,但事件并未过去,它在反复在循环,我们为此付出的惨重的代价却是大量的时间、人力和精力、感情与财富,除此之外,整个事件的过程我们一无所获。倘若我们诗人也折腾其中,我们工作也不过和他人一样徒劳。人类就是在类似这样的自身障碍中转弯抹角地循环,犹如一个临死的人祈求得到一口气,前进在徒劳中缓慢而艰难。如果我们没有自身的破坏,一间茅屋怎么可能要经过数千年才能变成瓦房或楼房呢,可是我们的心却在一夜之间就可能碎成粉末,可见人类的徒劳已令人心疲惫到碎成粉末的程度,难道还不该悬崖勒马,让我们的感情和建设早日回到理想的秩序吗。

    世宾的思考和行动无疑便是从如此心碎的徒劳中获得觉悟和坚定的意志。当我们加入到他诗歌节奏的字里行间,你找不到仇恨、破坏、龌龊、罪恶,甚至连人类的任何感情的纠葛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并不怀疑世宾的这一行动具有极端的表现,但纵观人类的前进,势在必行地需要冲击,这种冲击应来自于一种极端,我们恰恰缺乏如此健康的极端,也只有这样的极端才可能像毁灭性的灾难一样唤醒我们对生命信徒般地关怀、热爱和尊重,从而自觉地遏制我们自身所制造的徒劳,它的精神将永远建设并照耀心灵和未来。

    当人类自身灾难的帷幕在绝望之前拉下,仍然不失我们对自由的建设所做出的努力。世宾过早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在生活中也和他进入诗歌一样,使得他无时无刻不在培养他理想的土壤,建设着轻松和快乐的高尚事业。他在完整性写作中高呼人类的承担精神,并在现实生活里奔走投入诗歌污染城市的活动,这些与他的卡通诗歌所颂扬的品质一脉相承。前者是一种追求轻松和快乐的自我解放和促进他人解放的手段,具有强力的冲击性,后者却在精神中已经悄无痕迹地实现,意在为人类最后的现实提供理想的蓝本。

    虽然在他的这些作品中,并没有体现更多的主题,它们只有轻松和快乐,没有斗争和文化的困扰与经验,只有永新的好心情,但还有什么比他的诗歌给予我们愉快和轻松更使我们感到满足呢。他在愉快的《卡通兔》里便毫无掩饰地欢呼:“它快乐的时候,蹦上了天/大花裤张开,像它的好心情”,凸显了他在这批极为重要的作品中一以贯之的理想原则,也应该是我们的理想原则。然而世宾是那么地沉浸,沿着他简单而宽阔的主题,在他所开创的卡通诗里沉醉于理想和童话,核武器也无法打入他的居所,他太安全了,因为他从不关心轻松和快乐之外的任何事物,他只跟随美,只随着美的节奏而飞翔。他在他的居所里说:“我的耳朵只有哒哒,哒哒哒/我的心跟着美少女飞”,以及“音乐里没有弱者的羞耻”。人类何时回到童话,何时就回到了理想的秩序,这是世宾通过他的诗歌传达给我们的他的劳动的价值。如果人类的意义只有在陷入自身的困扰中周旋才能从牙缝中得到,那么其中的快乐便显得多么残酷和无耻,这种游戏无异于人类自身的饮鸩止渴。

    这个高尚的灵魂,他告诉我们:“我们为何如此快乐/只见道路宽阔,一尘不染”。他为我们描述的未来,不,不是未来,是本来,我们的天空本来就是轻松和快乐的,因为展现在我们眼前的道路本来就如此宽阔,一尘不染,使我们面对这样的现实,没有理由绝望我们生活的世界,我们的道路如此宽阔,并且一尘不染,已经回到了自由的次序,这正是心灵的出处。可是在我们这个残酷的现实中,世宾的行动事实上已经警报了他身陷危险之境,他走得太远,没有人跟得上愉快而简单的节奏。只要人们还在乐于陷入自身的沙漠和沼泽,不知回头便是大道和清泉,反过来便是指责世宾对现实的逃避。

                                                    2007-11-22九雨楼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