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世宾

 
 
 

日志

 
 

颂诗  

2007-09-19 16: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颂诗

 

 

 

世宾

虽然历尽艰辛,我依然
来到这里。这里是周天子的雪山

尧舜开拓的疆域。因为天生的血缘
在任何地方,我只能用民族的语言
说出天空和这里起伏不平的大地

正如祖先把怒火射向入侵的敌人
在这里,我却把强烈的爱,献给
陌路相逢的路人和真理
只有我,知道他们的苦难
只有我,从不回避他们的丑陋和贫困
在这里,灿烂的阳光要普照田野
农民从地里获取三餐的粮食
人们在大路上自由地行走
爱,只能是爱,作为这里唯一的情感

这是我千年的祖国,这是
我的亲人、我的朋友们生生不息的地方
这片埋葬着祖先尸骨的大地上
也有我最终的梦想和已经渺茫的爱情
是我,最清楚她留下的每一个伤口

无论命运要把我带向哪里
无论此时站着,或将来倒下
我总要流着泪,来到某条河边
向她说出内心的骄傲和忧愤

1997年11月25日



我曾多么快乐

我曾多么快乐,晨风向我吹拂
天地一片开阔,铺满阳光

我满世界跑,一路采撷鲜花,
我又像孩子一样,把到手的东西随意抛撒

我曾多么快乐,站在云端上
叹息大海的波涛和怆惶的爬蟹
对秋夜蟋蟀的吟唱,指手划脚
我从不知绿叶说黄,就黄了一地

就这样我站在众山的头上
就这样我停歇在高高的枝头
就这样无视无边的光芒,在慢慢缩短
乡村灯火逐渐熄灭在夜色中

1997年12月16日



我曾狂热地爱着

我曾狂热地爱着她们的笑声
和头顶的发饰,在她们散发出来的
芬芳里,我曾沉迷于青春的甜蜜

我不该过早了解人生的秘密
如今独自一人,还未来得及衰老
就已厌倦了追逐。在她们身上
已没有能力,无法指出谁最迷人
她们是短暂的,有着其他人的缺点
我不能把一生的时间,都用于爱
我不能让自己,不陷于可怕的沮丧

在这里,我多想与每个相逢的少女相爱
我多想亲切地叫出每个人的芳名
在嬉闹中,变得勇敢又无知

1998年2月18日



致那些理想主义的朋友

将很少有人与你们在一起
你们的女人,兄弟爱着你们
却很难舍弃家中舒适的眠床
和那张摆着食物的餐桌

世人拥有的欢乐不多
你们更少(但可能更强烈些)
你们要空着手,亲眼目睹
一生,像这座城市毁于欲望
却做着徒劳无功的拯救

线条、色彩、文字是你们投向平庸的标枪
你们有责任在沙漠里说出绿洲
在极少中发现更多
在黑暗的深渊里
告诉人们光明的所在

1998年2月18日



这个夜晚我想起许多

这个夜晚我想起许多
那些与我曾经相逢的人
我依然爱着,虽然时间
已让我很难辨别出他们的音容

想一想刻骨铭心的细节
那深秋里枯黄的草地
或者明月朗朗的江边……
都已消逝了,都已消逝了

我不是出世就这般坚定
有多少泪水滴在青春岁月
我仰望的星光转瞬即逝
我筑起的堤防荡然无存

我并非坚不可摧,但从不
向险恶的人生低头
我还要在雨水中跌跌撞撞地走
却不会说这是为了谁

1998年2月19日



我已把你们遗忘

我已把你们遗忘,那些曾经
与我相爱的人,在寒风中
曾给我温暖和幸福的颤栗
我全遗忘,我已习惯了深深的黑暗

此时你们一定在某个地方
开怀大笑,或与家人厮守
只有我又爱又恨来到这乡间
说出天地的秘密和明天的阳光

我又将把希望,像谷粒撒向相遇的人
我将指出尊严、自由和爱的方向
我已像他们一样,变得坚定,富有力量

我已把你们遗忘,记不起
你们的名字和有过的声音
我孤独又无畏,正独自横渡
这漫无边际的漆黑时光

1998年3月2日



感谢五光十色的生活

我感谢五光十色的生活
感谢他们把我遗弃在这儿
在亲人、朋友和陌生人之间
让我在幼儿时经受饥饿
童年时代的贫瘠乡村生活
让我在渴望成长的中学阶段
却被勒令,不准恋爱

我感谢五光十色的生活
感谢被不断催生的欲望
和被不断熄灭的痛苦过程
当我的内心升起了熊熊的火焰
却只有把自己无情地烤焦

我感谢五光十色的生活
在我用尽所有的情感

书写着赞美的诗篇
可我的时代已不再需要
在我被虚妄的胜利冲昏头脑
它毫不客气地给我一棒,让我知道
还有多少苦难,还远未到来

我感谢五光十色的生活
让我在一天里看见白昼和黑夜
在稠密的人群中,与一些
模糊不清的脸庞相逢
让我一会儿爱,一会恨
让我在折腾中心神不安

1998年3月9日



状况

不得不准时上班,坐在办公桌前
用零感情写一篇调查报告
不得不回到冒着冷气的家中
煮面炒菜,应付不断出现的食欲

我热爱旅行,喜欢在奔驰的列车中
与一见如故的朋友聊天
在莽莽的夜色中,细听松林的涛声
和大地此起彼伏的天籁

我曾指着中国雄鸡状的版图
发誓要骑自行车,兜一圈
为此已准备了帐篷、睡袋
用途广泛的行军壶,和不被人知的孤独
但一切已成为泡影

我的年龄渐大,像所有人一样
过上了按步就班的生活
但我没有就此躺在席梦思上
我时常在夜间突然醒来
站在床前,仰望着扑面的星空
有时我远离人群,来到
渺无人烟的山间,我的摩托车
在山路上开得像风一样飞快

1998年3月9日



我不怕离别的到来

经过市场和工商所的大门前
阳光、树和人群就沿着平坦的大街
一下子驶入我的双眼
我已指认出,这是我居住的城市
也是我要离开的地方

我曾经在啤酒瓶里插上鲜花
但它们很快就干枯、掉落
我曾在室后的草地追赶蝴蝶
但它们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爱的东西不多,但它们远未到来
我每天俯卧撑,按摩腹部
在闭上眼之前,默默祈祷
明天是一个全新的好日子

有时候我会对着镜子
微笑,或梳一个漂亮的发型
但效果都很不理想

我没有为爱情流过血
但流过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啊
我曾在漆黑的夜里流湿了枕巾

如今站在蔽护过我的城市
我未去过的地方灯火阑珊
虽然我多么舍不得离开
但我从不怕离别的到来

1998年3月10日凌晨



松涛在远方的风中喧哗

为何要占有一所房子
为何要一身疲惫,打着招呼
为何要死守着一张桌,一只茶杯
在固定的街边走动
要站在校门口的羊蹄树下
等一个去远了的女孩
为何满眼是灰蒙蒙的天空
檐雨每夜都出现在梦中

松涛在远方的风中喧哗
山鹰从狰狞的峭壁掠过
猛兽在月色下咆啸
小鹿张惶,小草在轻轻地摇
为何我的眼睛满怀着渴望

总有一天我要放下幸福的包袱
总有一天我要死在寻找幸福的路上

1998年4月14日



惩罚

我曾经如此傲慢,心不在焉
一再错过那历尽寒冬的花期
我曾辜负了多少少女的爱情
在失去前,我总是摇摆不定

母亲在故乡的屋檐下流泪
姐妹们在疲惫的花规前
我却在虚抛着大好时光
在租来的屋里满嘴酒气

看看吧,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玫瑰使他双手鲜血淋漓
他要跌跌撞撞在深夜的雨中
他要哭,但已没有泪

 

注:花规:潮汕地区妇女绣花的工具。



1998年4月28日



暴风雨之夜

宽阔的院子黑得吓人
一地都是玉兰树的落叶
稀疏的草地,绕过羽毛球场
消失在浓密的角花丛中

风雨相挟,扫过五、六十年代的旧楼
在单车棚上,发出愁闷的声响
牛蛙们隐藏在潮湿的屋后
鼓动着腮子,瞪着牛眼

有人坐着,在紧闭的窗扉后
他桌前的灯光明亮,他的双眼
在镜片后面,闪着光
仿佛希望,先于明天到来

远处的霓虹灯已经熄灭
风雨依然在敲打着屋瓦
时针已越过一天的界线
所有的人已进入了睡梦

1998年4月29日



水流去的,就是我的方向

在路上,我问候过石头、小草
一只惊慌的牡鹿和随风而逝的云彩
这是一年的秋天,随后就到了寒冬

我的确不知自己要赶往哪里
在树上造一个梦,或到水中
洗涤被尘埃染污的身子

但我分明已听见一个声音
不是来自天上,也不是
来自稠密的人群中,在冥冥中
它要我走,要我
交出身上唯一的硬币和思想

冰霜挂满枝头,我想
我就要走了,沿着这条来路
水流去的,就是我的方向

1998年5月12日



一个青年人期待着新生活

他坐在窗前,有些发呆
他的心思越来越远,忘记了
桌上的功课。夏日的阳光十分猛烈
敲击着水泥板,阵阵热浪涌动

他年轻的脸上,光滑,没有皱纹
他挺拔的双肩刚强,还未经历
被某些人喻为猛兽的风霜

他就要走了,离开的熟识的街道、学校
他就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与从未谋面的人打交道
他要弯下腰,在十字路:“请问……”
他要不断打招呼,或籍着一张地图
叩响另一座城市紧闭的门

一个青年人坐在窗前,他目睹
一只鸟从对面的屋角掠过
一想起明天,就怦然心动
有时候又忧心忡忡

1998年5月12日



沉没下去

我并非出生在草丛上端
没有在照烁下闪着银光
这街上的喧哗和桌上的美味
在其中我的确如鱼得水
如果我说,对满园芬芳
和飘逝的少女,不屑一顾
那肯定是虚伪透顶

我并非冰清玉洁
我时时向欲望低头
为了找到一点小小的满足
有时候我发现自己,投身
于城市的垃圾堆里
或者,干脆就是一只蜗牛
缩在狭小的壳中

这时候我情愿放纵
把自己抛向半空
远离平地,远离欢乐
让自己飞,到只有冷和风的地方
到疼和黑暗的故乡
这时候我命令自己
把易朽的肉体交给虚设的阶梯
爬上去,到空无一人的空中
或垂到井中,在黑暗中沉没下去

1998年5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