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世宾

 
 
 

日志

 
 

兰波的诗歌美学:通灵者的灵魂之路  

2007-10-03 13: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兰波的诗歌美学:通灵者的灵魂之路

 

                         世宾

 

 

    像所有的伟大的诗人一样,阿尔蒂尔.兰波梦想成为“任何人”,他从14岁起便怀着对爱和自由的渴望,更主要是拒绝成为一个平庸生命的命运,他四处流浪,带着一个少年人的轻狂,寻找自我完善和出类拔萃的途径。他的梦想与他的同代人、生活于美国的思想家t.w.爱默生的观点相同:“(诗人)他是鹤立于庸人之中的完人,他向我们展示的不是他个人的而是人类的共同财富。”这种梦想召唤着兰波,使他不计后果把自己抛向流浪、酗酒、同性恋和巴黎的街头巷战的险恶道路。为了完成文学的成为“任何人”,他首先在现实中成为了“任何人”,但他用的不是一个老奸巨猾的成年人的策略、方法,而是一个少年人对陈腐世界的不满和内心天然的躁动。

    14岁之后的兰波听到了成为“任何人”——作为成为伟大诗人的基本保证——的命运的召唤,他在如此幼小的年龄便要担当起整个人类的命运。此时我们看到的是他天才的光芒,而不知他要承担多少人生的苦难。作为天才,兰波不幸生于这个被海德格尔称为“暗夜中的半夜”的十九世纪,农业时代已接近了尾声,机械以及借助器械的人类欲望在曾经被野草覆盖的大地上展开了它肆无忌惮的叙事。兰波作为农业时代末世的天才,已深感自身作为“必死者”(人类)行列中的一员的破碎性,他焦躁不安、狂癫,想以放荡不羁的行为来抵抗这个时代对一个灵魂的侵蚀。他已无法像但丁、莎士比亚,甚至像歌德一样带着人类的理性和伟大心灵沉稳的气质去建造一个宽阔的世界;他甚至也无力像他刚离世不久的前辈——与他有着共同传统的浪漫主义诗人拜伦、雪莱一样,用温柔的眼光去打量这个世界,他的心被焦虑和绝望煎熬着。

    兰波已意识到他的命运,他在《地狱一季 语言炼金术》一诗中说:“我是被天上的彩虹罚下地狱/幸福曾是我的灾难,我的忏悔和我的俎虫/我的生命如此辽阔,不会仅献身于力和美”力和美是西方浪漫主义诗学之前的传统,但到了十九世纪中叶之后,工业革命的辉煌成果已遍布欧洲大陆,机器、厂房和摩天大楼已替代了原野、村庄和有着夜莺、玫瑰的花园,成为这块土地的主宰。特别是他看到普法战争所带来的法国的混乱,他对现实感到极大不满,面对自己的家乡,他这样说:“在外省小城中,我故乡的城市显得极其愚昧…….这里貌似驯良的居民爱指手划脚,平庸而又自负,喜欢舞刀弄剑……”对于现实的失望使他无法像他的前辈们一样去表现那“力和美”,而必须“找到一种语言,这种语言融合了芳香、声音和色彩,揽括一切足以把思想与思想联系起来”并促使“灵魂与灵魂相呼应”。而完成这一诗歌目标的途径,就是成为“通灵者”。但作为十九世纪末的“通灵者”,已不可能像浪漫主义时期之前的先知们一样,依靠心灵的敞开来倾听自然和神人结合的力量的美妙、神圣声音,而必须借助酒精、迷幻药和放荡不羁的行为来达到与“平庸心灵”拉开距离;必须成为“一切人中伟大的病人、伟大的罪人、伟大的被诅咒的人”,才能成为“通灵者”,进入“博学的”“未知领域”。

    兰波从他14岁到19岁之间,写出了包括《醉舟》、《元音》等140首左右诗歌,也完成他成为他时代的“通灵者”的历程。兰波的无政府主义的反叛、孤独和狂躁形象正是他的时代的觉悟者的象征,他们在挣扎,在不断抵抗腐朽制度的侵蚀,但他们找不到方向,就像《醉舟》一诗中失去了“纤夫”的浮船。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