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世宾

 
 
 

日志

 
 

否定的快感  

2008-10-22 11: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否定的快感       

 

世宾

 

当艺术本体论被不断消解的时候,追求文本的“陌生化”便是艺术家创作的本能冲动,它暗合了艺术规律中对艺术创新和对不断变化的现实的无限表达的愿望。这种“陌生化”的追求既不断拓宽艺术的疆域和给艺术家提供各种表达的可能,也产生了许多“越界”和“无效”的行为和作品。从艺术家的角度,“越界”和“无效”那是社会的评价体系关注的问题,与他们的创作无关。陈天甚至认为:“艺术就是反当下的体制、反当下的自我。”他把“越界”和对一切约定俗成的清规戒律的否定作为艺术的最终目标,他否定艺术中现有的一切规则,也否定自我的一切现有的认同和思维定势。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一个接近不可能愿望,因为人是无法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面的。但我们能从这里看到陈天对创新的渴求和对艺术中陈规陋俗的拒绝。

陈天的创作种类繁多,油画、传统国画、现代水墨、陶瓷他都涉及,而且创作量都很大,但他从来仿佛不想守住什么,他的作品随手丢撒,低价贱卖,他认为创作就像排泄一样。这并不是说他的创作态度不够认真,而恰恰说明他对创作的认真和无限的创作欲望,有谁每天不在排泄,有谁对排泄可以不以为意?他的轻描淡写只是表达了他的创作欲望和对新的创作的期待,他永远处在新的创作期待之中。

纵观陈天的现代水墨创作过程,有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他从多年传统国画的创作经验抽身出来,颠覆传统国画对意境、线条功力的追求,把传统国画的构成要素(山水、草木、人物)的排列秩序打乱,按西洋画的构图进行重新组合,追求一种新的视觉效果。绘画性成了他的追求目的,而不是意境之类传统国画追求的东西。第二阶段是在他创作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管”系列,从具象过度到抽象的创作,用被他命名为“管”的墨迹代替传统国画中的线条,这个时期的绘画注重的是体积感。这个时期,正是中国现代水墨皮道坚称为“革故鼎新”的时期,中国现代水墨涌现了许多在这方面探索的艺术家,然而此时陈天正在日本访学,这使他的探索无法进入到中国现代水墨的潮流视野中。这也许不是陈天的个人缺憾。近两年,在“管”的制作中,他发现垫在下面的纸张的浸墨效果更能体现水墨材料那种随意性的特征,因此他生产了大量的“墨迹印刷”。观念性的追求越来越明显。在第四阶段,他干脆追求一种“行为化”,“墨迹印刷”过程中,他不仅把墨迹印在宣纸上,也印在报纸、画布、木板和柱子上,一切可着墨的材料都是他的墨迹的载体,他要把一切规律和意义都消解掉,追求一种反思想、反经验、反绘画的创作快感。

至此,我们可以看到陈天对现存一切不可抑制的否定冲动。在后现代的解构语境中,许多艺术家采取的是一种富有针对性的解构方式,把现有的政治、文化、生活方式作为目标,以戏虐、自嘲、讽刺等手段来予以解构,波普、嬉皮、玩世、艳俗等绘画就产生了。但在陈天的现代水墨或者行为中,一切的“反”并不是一种文化或批判方法运用上的策略,而是他艺术或行为上的目的。他追求的不是重建一种意义或者是对意义的消解,他是要让一切行为、包括绘画本身的意义等于零。他的“反”实际是无所追求,直至抵达“零”。在这里,许多人可能会想起文学理论中的“零度写作”,但文学的“零度写作”理论只是强调作家自我的情感控制,使写作更贴近“现实”,而不使“现实”因作家的主观意识被扭曲。陈天在这里是打算把一切归于零:绘画、行为,甚至现实。

当他在不断否定的时候,艺术家可能意识到自己在创新,他获得了一种快感。但他把一切归于零的时候,创新的意义也要归于零,这时他还有快感吗?更重要的是,一切归于零的时候,是否艺术家已放弃了与世界的对话?那我们的世界留下的漏洞由谁来发现和修补;有没有一个崭新的世界等待我们去建设?

好得陈天还在行动。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