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世宾

 
 
 

日志

 
 

附杨与千的《羽闻花》  

2009-02-13 10: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羽闻花

 

                       杨与千

 (一)

扶桑之国的京都,是室町幕府的政治腹地。

来来往往的,多是些手握权柄的政客,满腹经纶的士子,腰缠万贯的商人,和杀伐如花的武士。阡陌市井之间,锱铢琳琅,艺伎歌女,慵挑红妆。

今天是贵族的斗茶会,街道上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处处茶院茶室里,茶锅煮沸的水声,茶色浅抹的轻烟,茶香氤氲之下,尽是一掷千金的绔富身影。

羽山便是在这样一个附庸风雅的日子里,带着一身疲累,将行李悉数砸进了兵卫府。

 

 

“左、左兵卫佐大人!?您回来了?”正在打盹的门卫惊起忙道。

“……”

羽山向着玩忽职守的手下皱皱眉,却只是低低理顺了呼吸。少顷,他嘶哑着嗓音道:“……谁帮忙把行李扛进去,我赏他五两白银。”

惊慌失措的门卫怔了良久,随即吃惊地咧开嘴巴。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从向来严苛的长官身上得到打赏而不是责骂的机会,顿时扬起欢快的谄笑一把拎起羽山的行囊:

“谢谢大人!一路劳顿辛苦了……!”

不予理会地合上眼,羽山无力地靠向门扉一侧,听着门卫吆五喝六的叫唤,还有府外那些车马喧嚣的嘈杂,渐渐地,从意识中淡去。

他太累了,累得只想一睡不醒。

为了大将的一个命令,七天餐风露宿的旅途累死了他的一匹老马,耗尽了随身的食粮。

而此刻残留在他脑海中的记忆,只有吉野绵延不尽的关山弥月,关山几千里、几万里,弥月圆了缺、缺了又圆。

终于在重阳节的斗茶大会,赶了回来。

兵卫府院子里金黄的一片秋菊花,此刻映上羽山憔悴的身影,竟有些斑斑驳驳——

左兵卫佐归京后的第一场梦,便如此悠悠地沉入了清幽弥漫的菊花香气中。

 

 

申时,便有人来告知大将召见了。

大将,当今叱诧风云的足利义满大将,是室町幕府的中坚力量,手握极权的人物。

然而这样一个宛若天人的人物,对羽山而言却不只是直属上司,更是自小并肩作战、厮杀战场的挚友和兄长。

“那么,”羽山搁下手中消遣的棋谱,用熟稔的口吻对来人道:

“你先回去通报大将,我顷时便到室町府上谒见……”

“不,左兵卫佐大人。”来人匆促地打断了羽山的漫不经心:“大将今日并不在府邸中,他吩咐在下尽快引您过去……”

“……去哪里?”思量着莫不是岛原一带, 羽山瞥过冷冷一眼,“难道他又去寻花问柳了么?”

只有羽山能用这种口气称呼足利大将。

来人额上沁起一层薄汗,却俯首不语。

羽山叹了口气,默默将棋谱折入袖里,起身披上花染羽衣。

如若是为了公事,羽山疲惫地想着。即使是花街,也必须去。

 

 

从繁华云聚的都巷一路向西,羽山跟随着来人匆匆而行,觥筹交错的市影渐渐从他们的身后烟消而去。

一阵微微湿洗的苔风蕴起时,耳侧陡然变的幽静。

羽山抬头,举目是蜿蜒曲折的小山道,松柏郁郁青青蔽日遮天。他蓦然有些难以置信地停下脚步,似乎在记忆里,并不能将那个手握荣华、挥金如土的大将,和这样幽僻的山林重叠在一起……

——他的疑虑很快被一片能剧的唱腔击散了。

低缠绾转的五弦之音绵拍锉落,在长长的一阵山风后,旋促急响起来,继而清丽的歌喉在古木露石之间飞扬流转,舞蝶一样翩翩的秋花,便应景般满山遍野地如同摇雨而下。

羽山循声望向山腰,山腰上一道飞瀑,飞瀑下是松木搭成的小巧舞台,一个笑面仕女正在舞台上轻舞。

羽山趋步而前,近了,近了便见红白相间的樱花,纹在仕女雪白的脖上、臂上、腕上,长袖一扫,宽裙一拂,肌肤上便是飞花一片,如梦如幻。

转身,黑发如缎,再转身,唐韵和汉诗从仕女面具下吟咏而出,像花落潺溪,载着悠悠的花之神性,一扬手,一投足,美得精眩,令人如痴如狂。

这样的艺能,举座皆惊。所有的看客皆仰息凝神,直至台上仕女缓缓化开最后一个音符,台下冲天的叫好声才惊醒了羽山的心神。

——“太美了,不愧是观阿弥传世的能剧。仿佛连同花的精魂都收纳于袖中,实是堪称一绝啊!”

羽山一顿,瞟见足利大将自看客中站起,连连鼓着掌。乐师鞠躬淡出,笑面仕女却咯咯一乐,犹如蜻蜓点水般从台上跃下,几步晃到了满脸笑意的足利面前。

一瞬间,面具摘落,绮罗花町摇身成为绝色女子,在羽山愕然的眼神里,亲昵地接过足利大将送出的清梅,笑靥更胜于花。

足利心悦神荡,眉宇间是说不出的温柔。

女子有一对盛满琥珀色羽芒的眼瞳,晃漾玲珑,澄澈如秋日寂空。

不知是花照人,还是人照花。这般的美景,竟让羽山端地几分移不开视线。或许是过分的注目惊动了那女子,抬脸,向这边飞眸一瞥,片刻的赧然后是咬唇一笑。

羽山只觉心口一热,匆匆别过脸,身体深处盘根错节的疲惫感却顿时一扫而空。水波似的秋风鼓起他轻束的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