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世宾

 
 
 

日志

 
 

在三明诗会上的发言  

2009-12-03 18: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明诗群有开放的传统,这能保证诗群继续向前发展。今天的研讨会,邀请四方的朋友在这里聚会,共同研讨诗歌,就是三明诗歌依然保持活力的证明。

三明诗群部分诗人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参加了全国新诗大展,这个诗展对中国诗歌发展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至今人们仍然提起,其中所传承下来的精神将延续下去。三明诗群在那时出现,也是中国新诗发展潮流的一朵浪花。那时是中国文化大变革的时代,有各种现代艺术大展,有一些艺术家、画家现在在世界上产生很大影响,他们的画可以卖到上百万。但诗人,如范方,一生非常落魄,这可能是诗歌无法与市场接轨的状况有关系。诗人一生在坚持自己的追求,精神非常可贵。我们为什么会在贫穷困境中坚持诗歌写作?肯定是诗歌的某些区别于其他行当的魅力在吸引着我们。我相信诗歌是一种力量,一种对于活着的生命无法忽视的力量在鼓舞着我们、吸引着我们,使我们愿意不断地去探讨、去思索、去写作。

作为莱笙的朋友、大家的朋友,有些话我可以直说。如三明诗学主张“大时空、大心境、大技巧”怎样落到实处,非常重要。“大时空”必须对当代的社会生存,至少对我们所置身其中的社会生活要有一个比较靠近真实的体验和理解;对于我们在这样一个国度所遭遇的精神困境,必须有一个深刻的体会。随着时代的变化,我们现在的写作背景,也许——比如过度的物质化、在社会生活中的一种不自由、或者个人欲望与传统伦理的冲突,都可能会构成我们不能不面对的现实。对于个人自己的切身体验,也要纳入到“大时空”的范畴来书写,才能在更广阔的范围确认写作的意义。

有些诗歌,如黄礼孩刚才所提到的,中国80年代初的一批诗人,他们依靠主流意识形态所建立起来的审美趣味面对一个复杂的有着许多困境的社会,最终因对当代文化和当代生活缺乏更透彻的理解,使他们的诗歌变成一种类似于阿多诺所说的野蛮的诗歌。在我们的写作经验中,我们认识到一个问题:写作技巧、角度一陈旧、一出问题,语言就会出问题。那种情况下,他们的诗歌也会因为无视现实的艰辛一味地唱着赞歌而变成野蛮的。无论是当代的诗歌潮流,还是真正的诗歌史,当然不会去关注这样一种写作的。对于生存着的诗人,必须对这个社会生存有着真实的体悟,才有可能有“大境界”。一个诗人必须作为社会的警醒面,对生存必须有着感同身受的批判力,通过批判的力量才能成就“大心境”、“大悲悯”,我们的内心才能逐渐走向宽阔。没有这样的过程,有“大心境”是很困难的。而选择逃避,用禅,用佛,而没有通过苦难的体验,没有通过批判的姿态和过程,是不能到达心平气和、天高云淡的心境。只有通过对现实真实的体验,具备了人类共同价值的思想,在这种思想背景下面对我们的生活和社会,来进行诗歌写作,这样的“大技巧”或者新的语言才有可能产生,也才能到达一种有所依托而又不受羁绊的大境界。

“大时空”、“大技巧”、“大境界”,这三者是互动的过程。最根本的是我们的内心必须更加宽阔,必须把人类最基本的价值化成我们的灵魂,以此来面对我们的世界,表达我们的态度,传达我们的体验。这三者才能同时得到解决,这样的诗歌才是有尊严的诗歌,也是有价值的诗歌。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