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世宾

 
 
 

日志

 
 

每个人都有一个流浪的青春  

2009-02-17 15:1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宾

 

 

    阅读野宾写他多年以前在大江南北流浪三年的新书《飞得比大地更低》,不禁想起我们这一代人的青春。我和野宾都出生于农村,成长于上世纪80、90年代,贫乏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压抑着我们的成长,而我们的生命又是多么生机勃勃,因此,个体的生命就有了拒绝现有生活,渴望流浪,渴望到远方去的冲动。其实每个人都有一个流浪的青春,也许只是形式不一样而已。流浪就是对按部就班生活的拒绝,对现有秩序的旁逸斜出,对人人遵守的规章制度说“不”,流浪就是一次日常生活的出轨。它的本质是反抗,前路是未知,形式是孤独。如果青春没有流浪的渴望,没有流浪的行动,那这个人的青春肯定是乏味的,他的生命可能也是枯燥的。

    本世纪初的青春期流浪可能是虚拟空间的漫游,过早的性游戏,离家出走,而上世纪的青春期流浪是尼采、叔本华,是喇叭裤、迪斯科,是到远方去。到远方去是农村孩子的目标,这就是第一代农民工和城市流浪文人的来源。野宾在结束三年的流浪生活后,以一个诗人和临时政府工作人员身份也暂居在广州几年,本世纪初才回郴州创业。

    野宾的流浪首先是肉体的流浪。1989年他经营的小生意越来越差,对生命的意义越来越感到迷茫,在这种环境下,他拖着略带残疾的身躯和“倒脚人”陈泳潮踏上了徒步流浪的旅途。他们的目的是调查残疾人的生存状况。对于个人来说,事实上他们并不知前路在哪里,他们只有不断地走,让身心在漂泊中荡涤。野宾说,三个月之后,他的人生观得到很大改变,迷茫感消失了,他们在行走中越来越清楚行走的意义。如果说,开始的起步带有冲动性,那么现在行走就是生命本身——非如此不可,他们已理解,他们的生命只有在行走中才能坚实、壮大。

    这就难怪野宾在出版这本书时,把它定位为励志书。他说如果有几个年轻人读了这本书,能明确自己的人生方向,这本书的价值也就有了。

    我更愿意把《飞得比大地更低》看成一本社会学的书,一本关于残疾人生存生态的田野调查。两个主人翁都是残疾人,怀揣着残联的介绍信,去走访残疾人,去了解各地残联的工作状况。他们体验了途中的艰辛和普通人给予的温暖,看到了不幸、不平,当然也看到了希望——那些自强不息、乐观的残疾人,那些兢兢业业工作的普通办事员。

    无论读者怎么看待这本书,但我从野宾身上看到流浪这一行为对他的影响,或者说,在他身上看到流浪对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我也就不吝向大家推荐这本书了。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