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世宾

 
 
 

日志

 
 

不被扭曲的纯真  

2009-02-18 17: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宾

 

在人类的历史和个人的生活中,无论人类如何理性、个人如何小心翼翼,灾难总以各种面目降临。这灾难既有来自我们无法抗拒的自然,如自然灾害、生老病死,也有来自人性和制度设计的,如暴力、专制,以及由此产生出来的战争、压迫、奴役和反抗。人,就在这周而复始的冲突灾难中委曲求全或者无所畏惧地生活着。在那里,我们看到了生命的凋残,也看到了生命的蓬勃生机。这也就是文学一直有对悲剧题材孜孜不倦书写的原因。

并不是作家热衷于苦难,而是苦难和黑暗无处不在地裹挟着人生。幸运的是,无论人类经历了多少灾难,在每一次灾难之中,总会有丑陋的人性的暴露,也会有美好的人性在逼迫中不屈不挠存在着。这就使我们生存于黑暗中,能够保持信念,依然像人一样有尊严地活着,而不至于得过且过、同流合污。“文革”是一场人为的灾难,人性的恶得到了制度性的支持,因此,这恶像适宜温度、湿度下的病菌一样肆意生长、蔓延。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中国大地每一个角落,在被污染人心的旮旯里,恶是可以以正义的面目为所欲为。这就是后现代思想家们在反思现代性所指出的理性的缺陷,它使恶在以公文、上级指令等制度性的指引下得到广泛的执行、贯彻。可鄙的人性就在这种制度下不受控制地实施,欺骗、捏造、撒谎、逼供,甚至杀人都可以无不用其极,在这种情况下,也引导出怯懦、冷眼和落井下石的消极之罪。

《云雀》这篇小说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展开叙事的。王大龙和斯琴其木格两个四年级的小学生,一个是守备团长的儿子,一个是被批判自杀的老师的孤女,如果在世俗的眼里,他们是属于不同阶层的人,但他们没有这些成见,王大龙全心全意地保护着斯琴其木格。小说一开头就是迟到的王大龙目睹经常批评他的斯琴格日 乐老师被批判的镜头,王大龙没有幸灾乐祸,在大家押着斯琴格日乐老师去批斗时,他留下来陪老师的女儿斯琴其木格。老师只是说真话,为保护快绝种的野马,反对在草原建坦克基地,便被打成反革命。从老师被批判到自杀,王大龙处处让着、照顾着老师的女儿。他没有任何目的,只是因为他喜欢斯琴其木格,因为他给老师照顾斯琴其木格的承诺。小说从细节入手,细腻地刻画了斯琴其木格的悲伤、任性和天真;王大龙的勇敢、爱心、负责任。他们都是孩子,在草原冬天严酷的环境下坚强地活着,险恶的世道和悲伤的泪水不能压垮他们,因为在他们之中,依然有着不被扭曲的纯真的感情存在,在温暖着他们幼稚的心灵。

小说重点写小男孩帮小女孩,小女孩失去妈妈,满怀悲伤,小男孩喜欢小女孩,机智、勇敢。重点写了几个细节:让女孩吃羊腿、去公社看望老师、和女孩一起守坟、给女孩抓云雀,重点中的重点就是抓云雀。女孩按照蒙古的传统认为云雀在丧期会保存妈妈的魂灵,一定要王大龙答应她给抓一只云雀。而在草原的冬天是很难抓到云雀的,但王大龙还是克服了困难,和伙伴们一起抓到了一只云雀。在小说中,云雀已不是一只普通的云雀,而是纯洁、友爱和真诚的象征,它和那个黑暗的时代产生了对比,凸现了女孩和男孩纯真感情的可贵。小说结尾写到受伤的云雀归来,无疑让我们看到了无论世道如何险恶,一些善良、美好的情感永不会被改变的象征。

对于文学创作来说,既可以像纳博科夫一样写肩胛骨里的快感的,也可以像洛威尔一样担当起人类精神的道义,以个体微薄的力量去对抗现实的法则。《云雀》属于后者。但它不是以基督教信徒的殉道精神去对抗黑暗的世道,而是由来自孩童天然的善意和爱心纠正了不断扭曲的时代,在被大人糟蹋了的世界里保存了一丝美好的纯真。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