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世宾

 
 
 

日志

 
 

无法命名的时代  

2009-05-20 13:5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蔬菜

 

从地里到超市的菜架子上

它们翠绿的样子,像一个生命力旺盛的人

被绑上绞刑架,依然

在欢快地呼吸,依然在恋爱

 

仿佛没有什么力量能使它们枯萎

仿佛它们会坚持到最后

把绿进行到底。它们吸入了

重金属、农药和催化剂

它们生机勃勃。它们身上的药剂

是多么顽固,像一个陶罐

镀上了一层金灿灿的釉彩

 

这棵翠绿的蔬菜,从地里

到超市的菜架子上,总要被你

提回家。我如此无知

你提回家的,是一个绿色的药罐子

 

2009.5.2

 

疾病

 

它们潜藏在动物和人的体内

变换着各种形状和颜色

它们有时候甚至和宿主和平共处

那时宿主会得意忘形

互相拍手,共庆美好时光

 

纵使在幸福的这一刻,它们

并没有停止进化,它们吞食

药品和各种毒素,它们把自己的身体

妆扮得更加灿烂,它们

进化出铠甲、毒刺和变形的身躯

在世界的任何角落,它们为所欲为

 

有时,它们会像蓝藻一样

浮出海面,在家禽和猪的身上

埋下种子。好时光便会暂时结束

人们会闭门思过,或互相指责

但很快又恢复平静

 

2009.5.2

 

一块肉

 

一块肉在主妇的手里

它要随她回家,被放在锅里

和盐和各种调料在一起

制成美味,滋养填不饱的胃

 

一块肉此时在主妇的手里

色泽鲜艳,有着无与伦比的新鲜

它属于一只猪,在现代化养猪场

 

一块肉在主妇的手里

它属于一只猪,这只猪被命令——

吃食过瘦肉精,被传染过H1N1

在它发病前,被送入了屠宰场

屠宰场的刀具闪着寒光

它来不及疼,便失去了知觉

 

它来不及说出实情,它的肉

在一个主妇的手里,它将和盐

和各种调料,在一个锅里

被煮成可口的美味

 

2009.5.2

 

标本

 

一只肺在瓶子里,被制成标本

它在福尔马林中,保持着柔嫩

它与身体却已失去联系

它不再舒张,收缩

不再吸入空气,也没有了疼痛

现在好了,它多么安静

它不再使主人忧心忡忡

 

一只肺独立在瓶子里

如果它和其它器官,曾组合过

使那人在尘世间行走

有了欢乐,也被逼哭泣过

它们曾共同拥有过一个名字

但现在,它们四分五裂

不再属于一个整体,有些

已埋入了泥土,化成了灰

 

一只肺独立在瓶子里

它越来越认不出自己

它与其它标本共用一个名字

但那名字肯定不是属于它的

 

2009.5.2

 

内脏

 

它们曾经亲如兄弟,有着共同的爱好

它们在一起运动,分享着

共同的空气、血液和欢乐

它们把理想和兴趣统一在一个整体

一起出门,读书,会友

因团结,它们的家园城墙牢固

 

但今天,它们分道扬镳了

有的吸烟,有的酗酒

有的沉浸于虚无的幻想

它们满足于各自的欲望

却又互相伤害,它们给身体

注入了毒素和绝望的情绪

 

它们有一天将认不出自己

它们有一天将同归于尽

 

2009.5.2

 

我是否必须改造自己

 

母亲和父亲给了我这付躯体

蛋白质、DNA 、还有我的多汁质

那仿佛后天所赐的欢乐

和漫长的青春期苦闷

事实上,也与他们休戚相关

 

直到今日,我还能适应时间的变故

只是明天,明天已有太多

无法猜测的事物,侵入我的生活

H5NI逃过了,H1N1还隔着太平洋

明天,是否有一架来自美洲的飞机

把它们空降到广州这座城市

想想,还有多少病毒

潜伏在无人知晓的地方

或某种变体,开始苏醒过来

 

我是否必须改造自己的身体

加入毒药的食物;注射抗病毒药物

把自己改造成带毒的肉体

以便与污染了的世界同流合污

 

2009.5.10

 

雨水

 

雨落下,衣服湿了

感到有些凉

可以确定,这个人

还未远离,还与这世界

保持着亲密的联系

 

但他可能无法判断

这酸性的雨水,夹带着

多少城市的尘埃

它飘过的地方,工业兴旺

农业失败,多少湿地

板结了蚯蚓千年的酣梦

 

他的衣服湿了,但这雨水

已不是记忆中童年的样子

他的认识,只局限在过去

他所说的“雨水”

指的并不是湿了衣服的这些

 

2009.5.10

 

节奏

 

音乐疯狂,它描述的世界

疯狂。地面疯狂

酒疯狂,碰杯的手疯狂

疯狂啊!紧裹的臀部

扭动的腰肢,飘逸的长发

足以让人奋不顾身的脸庞,疯狂

疯狂的灯光,疯狂的——

从肉体抽出的灵魂

把这枚滚烫的硬币

再一次丢入沸腾的油锅

疯狂的音乐,疯狂的人

 

在疯狂的迪厅里

只有两个人是安静的

他们缩在黑暗里,有些模糊

他们偶尔抬起头,对视一下

如果他们没有转身离去

他们的内心,有一个节奏

肯定比外面的音乐,更加疯狂

 

2009.5.10

 

告白

 

在这儿生活已久,却依然

不熟悉这里的水土、人群、风俗

依然要留在他们中间

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忍受着

误解、冷漠和清点不完的失落

总有一天我会转身而去,背对他们

像一个自由的逃兵,从前进的队伍

抽身出来;从我父母

坚守了一辈子的世道

——像一个不孝的儿子——

回到自己内心的幽暗

 

2009.5.16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