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世宾

 
 
 

日志

 
 

同大地一起苏醒  

2009-07-03 12: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宾

 

 

借用张好一首诗作为我评论的题目,是因为这题目提供了两个解读张好诗歌的关键词:“大地”和“苏醒”,前者是她的言语的源头;后者是诗人的精神状态。

张好在写作《五月的贝尔津》这批诗歌之前,一直主要是写小说和散文,去年11月份从鲁迅文学院回到新疆之后,便开始全身心投入诗歌的创作。她的诗歌热情被点燃了,仿佛春天的植物在阳光、雨水的催动下,勃然迸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向天空喷射着汁液。她的诗歌也呈现出枝繁叶茂生命形态,意象密集,甚至有些芜杂,就像未经修剪的、又处在水土丰茂之地的植物。她的诗歌之根扎进了生命和文化的沃土,生根发芽。她的诗歌一下子跃过很多人难以避免的青春期怨怨艾艾的写作,进入了一个开阔的、有着成熟生命感的诗歌境地。她体验了人生的悲喜,她认识了生命的有限性和无限性,她在有限性中发现了无限性,她在终有一死的生命中体验到了活着的喜悦。这种喜悦来自于个体的生命与生生不息的大地融合,她默认了生命的枯荣有序。许多生命在忙碌的日常生活中都处于麻痹和沉睡的状态,他们不知世界万事万物之间的关系,他们只被一种惯性牵引着,而张好的生命显然已经苏醒了,她感受到那些细微的事物的存在,并满怀欣喜的置身于它们之间。

在这个意义、本质都不确定的时代,张好的诗歌表现出来的是一种确定的气质。她像信徒相信上帝的存在一样相信爱、力量和一切美好的事物的存在。她对这些事物的确认是通过自身的体验,她能实实在在把握住体验对象的形状、温度,就像她走过了许多地方之后,依然确信故乡的存在,“一把野火,一场春风,草籽飞扬/蒲公英的小伞冉冉升起,油菜花的金黄/刻写着暮春的清凉。”(《我爱的土地》)她常常满怀喜悦地诉说着这些存在之物对生命带来的抚慰和收留。当她在满怀喜悦诉说着这些存在物时,她是像依薇把苦难和福音同时作为上帝存在的证明一样把事物的正反两面同时接受。这就使她的确信变得很有说服力,使她的诗歌摆脱了像某些因对现实的无知而对野蛮的现象唱赞歌的伪抒情。

张好的诗歌源于她对她生活的土地和对她生命中出现的人的热爱,她像一个刚刚睁开眼睛的孩子一样欣欣然置身于大地和生活的怀抱,在里面嬉戏、奔跑、歌唱,她是如此欢欣喜悦;她又像一个洁净的女子,轻拂着生活落下的尘埃,她是如此深情和满怀祝福,仿佛时间没用在她的身上留下痕迹,她依然葆有孩童的天真;仿佛生活的重压没用损害她的心灵,她依然满怀欣喜地爱着周遭的一切事物,对于故乡的荒凉,对于生活的挫败和遗忘,她总是像接受命运一样欣然地接受。在她的诗中,你没有看到怨艾、患得患失。正如她在《树影》所说的:“不必有小小的叹息。深沉的爱正是匍匐的姿态,/站在枝桠的光影中,你的身体向下,向下,/你的手并没有伸出来。一种魔力,/你在微笑。愿意轻轻抚摸一段丝绒般的岁月。”她在失意之时,依然看到“深沉的爱”隐藏在生活的暗处。有了这种对待生命的态度,她的人生就不会陷入黑暗的深渊,就会变得柔和、开阔,一种喜悦之感就会暗暗地潜流在个体的生命里。

如果诗歌是探索世界的真相,对于现时来说,那真相肯定已不在可视之处,它必须通过可视之物,经由隐秘的通道——这通道是由诗人的感悟力、信念和责任感构筑的——才能抵达这真相的世界。张好的诗歌正是通过她自身的体验,告诉我们真相存在的事实。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