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世宾

 
 
 

日志

 
 

心象合一的范式  

2010-09-17 10: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象合一的范式

——兼论传统国画对创作主体的修正意义

 

    红球先生赠我一册书画,曾多次阅读,颇为喜欢。他有一幅画的题款让我印象深刻:余写竹师八大、石涛、板桥,数十载砚池未干,可谓日间挥写夜间思,但求与前人与造化合矣。读这题款,我时时被这老实做法、朴素愿望所感动。现代人由于逻辑理性的催动,总是身不由己地要往前冲,要创新,要语不惊人死不休,最终在变幻的物质世界和无所依傍的欲望里迷失了自我。红球先生于画画与修身的观念上,却是退后的,他愿意回到那些宁静的、朴素的事物中,在自然和散发着陈年书卷气息的遥远时间里,寻找身心的安身之处。师先人、古人,此乃学习传统国画的正道,但红球先生在题款中写出,却也能读出一股老老实实的味道。我曾不屑于传统国画的墨守成规,但我又时时在想,艺术究竟最终为谁负责?是浩渺的时间,还是短暂的个体生命?也许在伟大的人类心灵里,有渴求与时间同步的艺术追求;但肯定也要一种安顿心身的艺术愿望存在于历史进化论的个体生命里,这愿望是退后的,是渴求心身与自然合一的。

    李小山在上世纪80年代提出一个耸人听闻的观点:中国画已走到穷途末路。这个观点是基于传统中国画已无法对当下的社会生活和躁动的精神世界予以表达;以及它在工业化、欲望化的现场无法拒绝的缺席态势。然而,多少年过去了,传统国画依然存在,并活跃在一大批文人和广泛的大众之间。这就让我们不得不思索一下艺术的表达功能和存在的意义。它除了表达艺术家对当下的社会生活的认识和感受之外,它还表达活在当下的艺术家的精神期待以及它除了作为批判的武器之外还存在着对人心的安抚和修正的作用。显然,传统国画依然保持强大的生命力的原因正是基于后者。传统国画诞生于农业文明的土壤,它被田园、山水所滋养,它必然产生一种天然之气,或淡雅清逸,或宁静致远,或刚强雄健。这种种的精神气质的产生,在古典时期,都源于自然的浸润,或观兰览竹,或临山涉水,种种独特的与自然交往方式,造就了画家独特的精神风貌。它不同于现代艺术家,必须在批判中呈现和锻就自己的精神风貌。当代传统国画家的精神气度更多部分不是来源于生活,而是来自于对自然的模仿,对前辈的继承。这个断语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当代的国画家的艺术起点是临摹,是读画。这就使传统国画家对继承的意义的认同要大于对创新的冲动的认同,师法前人便成了当代国画的来路和不可颠覆的传统。

    对于当代人来说,物质、欲望和现实的生活规则有力地规范了我们的人格和精神,人们很容易在求生存的链条上被异化、物化。而传统国画在这样一个时代却如此富有活力地存在着,就是那种天人合一的精神诉求,那种求道求圣的愿望,那种置身于山野之中的悠然自得,那种“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的潇洒在感动和召唤着他们,唤起他们心中那些遥远的记忆。当代画家通过对前人作品的临摹,通过笔墨的运用和文字的阅读,逐渐体会、了解、掌握了前人的观念、趣味、思想。当这些来自古典时期的精神趣味作用于当代画家的灵魂,就会使画家的精神获得净化、提升。

    红球先生画画工于花鸟、梅兰菊竹,专攻竹。竹作为红球先生心灵的映像倾注了他的所有追求、思想和情感;我们也能从红球先生的竹画中看到他的心性和自我的追求。

    古人爱竹,皆谓竹为君子,取其高风亮节;国画中的墨竹也因唐刘禹锡“依依似君子”的称谓而得墨君之名;王维爱竹,爱得潇洒,他独自坐在竹林里,弹琴、唱歌,人与竹融为一体;苏东坡爱竹,就有些如痴如醉了,爱出了癖,“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至于郑板桥爱竹,他对于竹子的精神风范的热爱,却是千古文人的典范。

    板桥之竹是红球所热爱的,与板桥之竹相比,我们可以看到红球先生的竹画安静、平实,不像郑板桥一样去追求个性,追求一种高古奇崛的趣味,他更注重以一种平常心去观察生活,歌颂日常和自然;在着墨方面,郑板桥只用浓淡墨色,红球先生增加了灰色调子,拓宽了画面的空间,使画卷展开时多了一丝南国的润气。南方空气湿润,雾气缭绕,万物都浸润在水汽之中,这就使南方的画家笔墨下的世界多了一丝灵秀,多了一丝柔和。南方这种自然环境在红球先生的身上作用非常明显,同为南国的画竹画家,刘昌潮先生的画卷就要少点润气,多点灵秀。红球先生有许多大画,十米以上的大画铺展在展览厅里,注视久了,就仿佛有置身于自然的竹林之感,仿佛可以听到鸟声,风过竹叶的沙沙纱声。

    在红球先生这些严谨的构图,娴熟老道的笔墨,浓淡有致的水墨彩绘之间,我看到了一种时而宏阔,欲以世事为己任;时而内敛,审慎自度的传统儒家之气。这是一种十分难得的君子胸襟。在这个人心被物质和利益所规范的时代,能够以一己之力,确保内心不被潮流席卷而去,那需要怎样的意志力、定力和不受诱惑的自律?这一切,是否来自传统文化对一个置身于变动世界的个体的浸润?是对传统国画不断修习,那点点滴滴的笔墨对一个人的修正、锻造?

 

心象合一的范式 - shibin6909 - 广州世宾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