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世宾

 
 
 

日志

 
 

开幕式发言稿  

2011-12-11 02:1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言稿

 

世宾

 

尊敬的皮道坚老师,艺术家、尊贵的嘉宾们,朋友们:

非常高兴,今天——此时此刻能够穿着整洁的衣服,戴着胸花,体面地和大家站在这美术馆前,举办第九届A-ONE中日韩艺术交流展。有鲜花,有飘得高高的气球。

这次展览,有中日韩三国的艺术家参展,也算是一个国际展览!规模够大,规格够高!我们也非常荣幸邀请到德高望重的 皮道坚老师和王受之老师作为我们的学术主持和展览顾问,我以为可以把这次展览办得排场、庄严;为广州这个好客的城市争点面子,为广州这个据说非常富有的城市赢点掌声;让我们这些散兵游勇式的个体,在艺术的旗帜下,凝聚成一股力量,为广州的文化建设,为广州的长远发展,添砖加瓦,负一份应有的责任。但我们在筹备展览时,遭受了许多挫折,曾经:场地无法落实,一改再改;资金无法落实,许诺的气球在空中高高飘扬。我和陈声辉在短信中说,我忧心忡忡啊!

为了许下的承诺,为了能给予热情支持这次展览的艺术家们和令人敬重的皮道坚老师一个交代,我曾经下定决心,再穷,再困难重重,我也要把这次展览办下去。纵使办到一片废墟上,纵使办到大街上,纵使因不合时宜的地点受到驱赶,我也要把这次展览办下去。我就不害羞地把这次展览办成一个“筚路蓝缕”的国际展览。

有时候我想想,就是把这次展览办成“筚路蓝缕”也未尝不可。能穿着体面的衣衫我们就穿着体面的衣衫,如果不行,不幸,我们就不穿了——艺术是不怕赤身裸体的!大家想想:这些如此优秀的作品挂在破败的墙壁上,墙壁长满了青苔,路人随便地、对着这些画指指点点;城管一付正义在握的样子,手抓脚踢,驱赶着一群给艺术冲昏了头脑的“疯子”;严肃的评论家们这时候必须抛下宣讲理论时的慢条斯理,身手敏捷地赶紧躲闪一边;围观的群众哗然逃去,只留下孤零零的我,或者只留下孤零零的你,旷野的风向你凌乱的头发吹——那该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景象啊!这景象会让我想起1979年的星星画展的寒酸和1989年现代艺术大展的混乱以及它们所蕴藏的生命的活力、强烈的社会批判色彩;会让我重温我们上世纪90年代初在广州的诗歌热情;会让我重温我青春期的鲁莽和冲动。

作为个人,有时候我是不怕丢人的。要丢一起丢,该丢的时候就丢。但这个国家,这个城市,有时候是丢不起这个人的。个人丢了事小,有时候我还想丢呢!在困难重重的时候我想,我就想把这次展览办得像艺术本来的样子一样——赤身裸体,让我们羞涩的器官露出来,让我们记录着伤口的疮疤亮出来,让我们决定已不打算见人的短处亮出来,使它们变成一个巴掌,甩向这个光鲜城市的脸;甩向这个文化强省的脸;甩向见利忘义的资本的脸;同时也甩向被金钱宠坏的艺术家的脸——我们也要敢于甩自己的脸,不然会忘记自己是谁,以免陷入一种所谓的与众不同的潮流,或者像格林伯格说的,一种媚俗的前卫艺术。

但还好,我们都不需要如此赤诚相见,我们都保留了体面。然而,我还是需要提醒,艺术有时候还是必须赤身裸体的;在某些时候,艺术还是会赤身裸体地到来的。

今天,我们能戴着鲜花站在这里,必须感谢陈声辉先生付出的努力;感谢黄顺良;感谢主办单位南美术馆;感谢协办单位中之豪阳光公益基金会;感谢支持本次展览的艺术家和评论家,以及所有千里迢迢赶来捧场的朋友们。艺术还是需要友爱,需要资金的支持的,只是看我们如何处理。

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