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世宾

 
 
 

日志

 
 

“完整性写作”:新世纪诗学与诗写的新收获  

2012-02-28 12: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完整性写作”:新世纪诗学与诗写的新收获

/苏文健

“完整性写作”这个诗学概念是由广东诗人世宾、东荡子、黄礼孩在2003年提出的,其后,黄礼孩主编的诗歌民刊《诗歌与人》推出了两个专辑,即《诗歌与人:完整性写作》(20037月)和《诗歌与人:梦想及其通知的世界——“完整性写作”的诗学原理》(20052月),紧接着20056月世宾在一刀文学网又亮出了《“完整性写作”的惟一目的和八大原则》这一纲领性的文本,最终促成了这个诗学概念的形成。“完整性写作”从最初的提出,到诗学理论的阐扬和具体文本的实验,得到了国内很多诗人的热烈呼应,也受到了不少评论家的广泛关注。“完整性写作”理论在不断的丰富和完善中集结了一批志同道合者,主要有东荡子、世宾、黄礼孩、哑石、池凌云、黄金明、陈先发、鲁西西、梦亦非等等。

“完整性写作”的提出基于这样的认识:他们认为现时代充斥着破碎的铜像,人类的自然天性遭到工业文明的异化与商业的挤压,人类的精神在物质欲望不断的膨胀中沦陷了,世界变得越来越暗淡无光,人与自然都以破碎与不完整的面目出现。“对于我们来说,此时的诸神踪迹比荷尔德林所处的时代更加飘渺。机器的尘埃、商业的喧哗和政治的策略在这个世界上到处弥漫,以供那‘远遁的诸神’回返之用的路径堵塞不通,上面奔走着物质欲望和它结伴而行的一切短暂之物。”对于诗歌文艺界,他们认为:“日常主义写作的泛滥;不负责任的言行四处喧哗;不去专注人在当下生存困难处境下的抗争、不屈和不可磨灭的良知,而沉溺于华而不实的词语垒叠、不着边际的语言游戏。”由于世界的破碎与人类精神的黑暗,“完整性写作”诗学着重强调“完整性”之介入社会的担当责任,“消除人类精神的黑暗”。他们主张:在自然已经千疮百孔、诸神已遁走无踪的时代,‘完整性写作’的惟一目的就是使人重回人性的大地,使人类坚定而美好地活着。并使具有普遍性的良知、尊严、爱和存在感长驻于个体心灵之中,并以此抵抗物化、符号化和无节制的欲望化对人的侵蚀,无畏地面对当前我们生存其中的世界,直至重建一个人性世界。”

“完整性写作”提出以后,引起了不少评论家的关注与对话。关于“完整性写作”介入现实问题,耿占春表示:“在写作中的去字思想和后字思想流行的时候,听到这样‘对世界说出自己内心的喜悦、忧伤和愤怒’的声音,听到他(世宾)的‘梦想及其通知’,我还是高兴与之同声相应。”明飞龙也认为:“‘完整性写作’概念的提倡者是值得尊敬的,因为他们在这个精神日益堕落的年代,提升精神的重量,使人们重返光明、悲悯、尊严、人性。使那些人们逐渐忘却的诗歌出发点、生命出发点,回到光的照耀中,回到诗性的庇护下。”萧映也认为:“‘完整性写作’提出了一个严肃的命题:面对西西弗斯的巨石,我们必须具有阿特拉斯的双肩。这一本质属于诗歌精神和生命意义的探究;要求一种更为广阔的历史视界,它需要我们理解人之为人的真正无限的本性,设身处地重温人类为精神的生存所作的英勇斗争。”提及“完整性写作”的当代意义,谢有顺认为,“完整性写作”“对当下的诗歌写作是有启发性意义的,也是一次必要的提醒”,“这种诗歌的理想主义,旨在重组诗人们业已破碎的心灵、恢复诗歌的精神重量。”陈培浩表示:“就其诗学内核而言,他们最有价值的部分,并不是作为某个流派的指针,而是作为一种生命诗学对当代文化生命的诊断和提醒。” 除此之外,蓝蓝、向卫国、林馥娜、西渡、龙扬志等人对此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世宾是“完整性写作”诗学理论的主要阐释者,他不仅在活动组织、创作实践和理论探索上一直为此努力,而且还于2009年在中国戏剧出版社推出了《梦想及其通知的世界》的理论专著。此书深入系统地梳理了“完整性写作”这个诗学命题及其意义。

日前,由世宾、陈培浩共同主编的《完整性写作》分上下两册由青海人民出版社于201112月隆重推出,上册诗歌集,收入21家代表性诗人诗选,包括王小妮、朵渔、沈苇、哑石、黄金明、黄礼孩、蓝蓝、雷平阳、东荡子、梦亦非、陈先发、世宾等。这些诗人在地域上包括了海南、浙江、天津、新疆、四川、北京、云南、青海、安徽、广东等,而在年龄上以70后为主,还包括从50年代到80年代的其他一些诗人。他们的诗歌很好地体现了“完整性写作是有根性的写作,它不随潮流而摇摆,每一个诗人的诗歌之根会伸入不同地理、文化和人性的底部,以此呼应变动的世界。”下册文论集,收入代表性诗评家18篇文论,作者有学者评论家耿占春、谢有顺、向卫国、 夏可君、西渡、明飞龙、龙扬志等等,也有诗人批评家蓝蓝、朵鱼、安歌、林馥娜、黄金明、李南等等。在内容上,他们或对“完整性写作”诗学概念进行对话与争辩,或联系自己的创作经验对“完整性写作”发表看法,或从“完整性写作”的角度来谈论当下诗歌的现状;在形式上,有随笔随感、学术正规论文,也有创作谈、访谈录、诗评、书评等等,不一而足。两册书前面均有世宾的《在我们未获得自由的时候,每个人请认领一个方向》一文,而下册文论集还把《“完整性写作”的唯一目的和八个原则》作为附录收入其中,最后还有由世宾所作的《后记:转型》,此文从百年诗歌史的历史高度,重点论述了第三代诗歌运动的得失以及90年代以来新诗写作存在的问题,并在此基础上以“转型”的姿态作出“未来诗歌的指向”:“从别人的窠臼中脱身出来,在新的世界里,创造新的诗歌写作路径”。龙扬志认为,《完整性写作》的出版,“不论是对‘完整性写作’这一诗学理想的重申,还是对广东诗歌理论与创作的未来发展,都有着不可忽视的意义。”

“完整性写作”的倡导者和实践者大部分是70后诗人,新世纪十年是70后诗人群体真正走向成熟的十年,是诗学理论和个人风格的形成时期,即使是集结在“完整性写作”诗学理论写作的内部,他们的诗歌表现出来的风貌也不尽相同。所以诗人朵渔坚信,“在他们的下一个十年,那就是他们的黄金十年。”

“完整性写作”不仅具有未完成性,还具有巨大的开放性与包容性。《完整性写作》的出版是在创作与理论两个方面对“完整性写作”诗学概念的集中梳理,还远不是他们对诗歌思考的结束,而是他们梦想的继续。《完整性写作》一书的出版,是“完整性写作”诗学概念提出近十年来在理论与实践上的一次集中呈现,是新世纪诗歌十年一次宁静的丰收。“完整性写作——一个来得太迟的声音,一个过于响亮的声音,是的,它过于响亮了,以至于它要么显得多么的不合时宜,要么显得有些急切,但是,任何真正的声音总是显得不合时宜的,急迫感带来的粗粝可能恰好为这个声音增添了自然和天然的力量。”(夏可君语)因此,“‘完整性写作’者们在他们的梦想之中,既充满着现实的关怀,又保存着乌托邦式的理想。他们希望通过不断的实践,能够在人类的现实生活中开启一个新的世界。这无疑是值得我们期待的。”

 

苏文健,男,暨南大学中文系博士生。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