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世宾

 
 
 

日志

 
 

“完整性写作”:诗歌精神在当下时空中的突围  

2012-03-11 17:3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完整性写作”:诗歌精神在当下时空中的突围

                             /郭盟                  

彼时的时空存在通过诗人的笔触定格在了文字中,或古朴典重、或静穆和平、或征战乱离、或纤弱柔靡、或光怪陆离的世界,化作诗歌中一个个完满的存在,既丰富了当代人的时空想象,构建了当代人新一重的精神空间,也方便现在的人查阅人类精神可以达到的高度。

然而,彼时完满的诗性存在,几经变革,早已洗涤殆尽。现今人们的生活方式迥异于前,古代诗歌也就失却了现实的场地,前人积累的诸多意象也化作细雨梦回时的想象,诗性之光隐退,人们被抛入繁杂的日常生活,再也回不去了。传统的诗歌表述随着文化的变迁、裂变,已不能完全贴合当下的生活。

诗性失落的今天,是技术统领的时代、是商业盛行的时代。时间被机械化的劳动分工占据,奠定了人呆板的生活基调。货币晋升为本体的存在,充溢了人们的物质和精神生活,多样的价值追求空间被金钱价值空间挤占,越过人性、道德底线的行当仍在隐伏前行;人们在物质丰裕的消费时代,却感到了莫名的贫乏。

世宾用“破碎的时代”来指称我们现实的生存境况,感慨人为介入对自然的伤害,感慨物质世界的利益争夺,感慨表象粉饰下的黑暗,感慨人类精神世界的贫乏和不自由。他以诗人的担当精神,提出“诗人的使命就是在混乱的人间发出声音,用他们的真诚、勇气和上天赋予的天赋”,鼓励诗人凭借其敏感性,揭穿表象下掩盖的恶行,创造一个值得留恋的世界。

然而,比之前代,诗歌的发展遇到了许多现实的阻碍。

技术与娱乐的结合为人们提供新的消闲方式,传统静态的、抒情的、慢节奏的表达已然不能满足大部分人的需要,人们寻求与这个时代节奏更贴合的媒介;作为人人内心情志外化的诗歌存在,部分地被其他泄导形式替代了。

抒情性遭遇故事叙述的收编、文字遭遇直观图像的压力、精英文化遭遇大众文化的质疑,诗歌在人们生活中的角色逐渐淡化,甚至成为大众文化时代人们心头的一道暗影。人们不仅拒绝作为个体的诗歌,而且疏远作为整体的诗歌形式本身,他们怀着敬畏之心远远地观望,不敢也不愿踏近半步,选择在更为轻松的方式中自得其乐。

当前的诗歌创作,“日常主义写作泛滥;不负责任的言行四处喧哗;不去关注人在当下生存困难处境下的抗争、不屈和不可磨灭的良知,而沉溺于华而不实的词语垒叠、不着边际的语言游戏”,诗人缺少诚实和真的态度、担当的勇气,诗歌的度世情怀也日趋淡漠。缺失了高旨趣的精神追求,诗歌对时代的影响力和普适性受到了质疑。

如何突破诗歌创作的困境,诗人们有过不同的努力。一些人清醒地认识到,当今的时代已不是以前的完满状态,“美的发生已不是唐诗宋词或浪漫主义的歌唱所能出现的”,破碎时代“必须经由批判,才能从现实的黑暗中抢救出美的存在”,他们致力于找寻具有永恒价值的诗性精神,发掘与当代生活相协调的诗歌表达。他们心底所坚信的正是诗歌具有承载人类生活本源性、包容宇宙事理、表达诗人普世关怀的生命力和潜力。

基于这样一种救世情怀,2003年,诗人世宾、东荡子和黄礼孩共同提出了“完整性写作”纲领,并由世宾完成了诗歌论著《梦想及其通知的世界》。他们主张“从个体的经验、向各种古老而又新鲜的只是学习,通过它们来参照我们的现实生存,通过它们来深刻地认识我们置身其中的世界;用个人的真诚、生命去复活和拓宽知识和精神的边界,并以丰富的内心去面对、去爱这个世界。”

“完整性写作”的诗人怀着对光明的热爱,听从良心和正义的呼唤,不顾可能遭遇的打击,鼓足勇气,发出真实的声音,为唤醒浑噩中的人,争取人的独立和自由,努力实现人性、人格的、乃至世界的完满。这种完整性,体现在“灵魂与肉体的统一”、“个体与人类整体的统一、”“人类与自然的统一”三个层面,辐射了人类存在所有的自我、社会、自然三个空间。

在《梦想及其通知的世界·导言》中,世宾指出“在这个时代的诗人身上,必然存在着两股无法忽视也无法去除的力量——现实与梦想,这两股力量构成了他们人生的所有矛盾、痛苦和欢乐;这两股力量张力越大,他的个体矛盾性就越大,在某一个时期,由此所产生的美也就越大”。

完整性写作的诗人们,并非悲观绝望,而是在和现实抗争的过程中,寻求如凤凰涅槃般的蜕变。将破裂的碎片置于诗歌中,凭借诗歌精神的支撑,化腐朽为神奇,实现了人和诗歌的完整性,获得一种重生的欣喜。这样,他们就找寻到了诗歌和当今时代的紧密关联,即使在黑暗中,也要让它发出一道浏亮的光来。

“完整性写作”的理念,不只是乌托邦的诗学想象,以60后、70后为主的一些诗人如黄礼孩、世宾、梦亦非、蓝蓝、东荡子等人将完整性的诗学理想付诸创作实践和批评中,从理论、创作和批评三个层面,描绘出“完整性写作”的整体图景。

由世宾、陈培浩主编的《完整性写作》,分上下两卷,上卷收录了21位诗人秉承完整性写作精神的创作,下卷则收录了针对完整性写作的一些评论观点,构成了完整性写作图景中的景观一角。

从上卷看,“完整性写作”只是作为一种理念,表达出大体的诗学追求,诗人具体创作实践则不受理论的桎梏,诗人可以依循自身的特点,自由地发出自己的声音。“完整性写作是有根性的写作,它不随潮流而摇摆,每一个诗人的诗歌之根会深入不同地理、文化和人性的底部,以此呼应变动的世界。”诗人所处地域的不同,所取的对象和意象有所差异,对现实介入的程度、视角和人生态度不同,对现实的表现也不同,诗歌的样貌或温暖、或凌厉、或充满焦虑感、或表现出一种疏离感,有待读者去细细体味。

下卷则是文化身份不同的人对完整性写作的不同说法。有从自身创作经验出发,阐述自身对完整性写作观念的看法,如蓝蓝、朵渔、黄金明等,带有强烈的个体性特点和实践气息;有学者类型的人物,站在局外人的立场,从诗学层面考察完整性写作的意义价值和不足,带有整体性观照的特点;或感性的体验色彩浓重,或冷静地批评和定位。各家言说汇集,照亮完整性写作这块新领域。

“完整性写作”没有局限在片面的语言革新中,也摆脱了耽溺于前人诗歌乌托邦幻想的不切实际,更在提倡诗歌对现实的介入之时保持一种相对自由的态度,考虑诗歌的美学性追求,它抓住了具有根源性的诗歌特质倡导新的诗歌写作。作为一种新的理论,引起了评论界的广泛关注。

当然,“完整性写作”还存在一些问题,譬如,完整性旗下的各个诗人对完整性的理解有所不同,完整性作为一个诗学命题还存在许多不完善的地方,诗人的创作实践有时也未必能达到他们所标举的那样,其诗歌价值仍有待商榷。但是,在这个功利性占主导、价值失落的时代,他们寻求人生终极价值的努力,仍然值得我们敬仰,并且期待透过诗歌,实现一种完满的人性,构建更完满的时空存在。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