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世宾

 
 
 

日志

 
 

学习做一个自由的人  

2013-02-07 09: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习做一个自由的人

——致《绝交书》的转帖者和评论者

 

这一刻,也在其它任何时候,我都愿意用转帖和评论来称谓我们的跟帖行为,因为在跟帖的行为中,我们不是消极的,被动的,我们的主体意识一直贯穿在这一行动中;我们对事件通过感受和判断所产生的喜怒哀乐,都由文字和表情以及一个轻轻的“转发”键传达出来。我们都是事件的在场者和主动的参与者;我们的跟帖行为,不是事件的被动接受和附属。

是微博让我们如此相近,如此赤诚相见,使我们无论置身于何处,在这一瞬间,因为关注,我们同处于一个时空,而且把很多人凝聚在一起。在纸媒、电视和广播的时代,虽然通过直播,我们能在同一时间目睹同一事件,但由于空间的距离和时间(指纸媒)的错开,我们的情绪和态度并无法得到互动性的表达,不能在一个公共的空间得到有效的交流,并常常湮灭在惰性的遗忘里。在微博的空间里,我的肉身寄放在某处,我们的魂(或者说,我们的精神)却置身于同一个地方,仿佛大家就聚集在同一个会议室,可以互相看到大家的表情、嘴脸。这是多么伟大的创造啊!关注就是力量!在这个会议室里,只有一张圆桌,没有台上台下,没有把持麦克风的,没有谁高人一等的,没有人能叫别人闭嘴的;无论你在现实中官位多大,无论你得过什么奖励,无论你是什么职称,无论你是什么权威,在这里,你就只是一个人;无论你用谩骂、恐吓还是说理,你只是代表一个观点,你就是一票,没有人能拒绝其他人投下的那一票。这里——就是一个民主的空间,一个无力者的空间,这个空间里,就是让每个人变成无力者,变成一个单体,每个人只能行使个人的权利。在这种情况下,这个空间向现实中的每一个人发出了呼吁,要我们从置身其中的黑暗性中脱身出来,希望我们每个人消除现实施与我们的恐惧,从趋炎附势、言听计从的软弱中站立起来,成为一个独立的人,以自己的良知、理性和勇气去判断,去发言,去参与,去干预。

《绝交书》的贴出,只是诗歌领域的一个小小的提案,你们的转帖和评论,就是一次表决和自我认同的呈现。无论你的反对和支持,我都感到欣喜,因为我作为一个从事诗歌写作和评论近30年的人,我意识到诗歌领域——无论是观念、写作,还是诗人关系都存在一系列问题,我凭自己的良知和理性行使了我的权利——批判的权利,绝交的权利;我只是反抗了诗歌话语的垄断和自吹自擂。它绝不是臧×和伊×(请原谅我在这一刻向他们借来的鲁莽,恕我不使用他们的大名,以免让他们在我看来虚妄的名字成为“被炒作”的对象)所以己度人的炒作,更非什么纳粹逻辑、纳粹行为,因为我从来就是个人的行为——只是一个无力者的个人,并且我批判的只是他们公共领域的行为和言论,而没有涉及他们的个人私域。在你们的回帖之中,我看到了正反两方,当然我也留意了中间的保留意见,对很多帖子我印象深刻。

在所有的帖子中,我只想回应@吕叶的帖子,他的帖子是:最不可思议的是我一个【闭嘴】也被解读得那么复杂!江湖险恶呀!再次声明:我是以诗歌自我修行罢了!无关道德无关崇高!请不要教我如何入世,我自有我的方式担当!否则欢迎绝交!像《绝交书》一样,我依然从三个立场回应他这个帖子,因为他的帖子总带着歧义。一,如果他因为我《绝交书》中存在的过激解读伤害了他单纯的感情,我向他道歉,前提是他的感情真的是单纯的;二,如果他【闭嘴】并没有表达任何意思,是我过度的解读误会了他的道行,我只能说抱歉,因为我只是忠实于当时的跟帖,帖子在那里,就不能逃避应有的评论;三,如果他是屈服于我与之绝交的人的友谊或者人情,而在此表达他的立场,那我就再增加一个绝交的人也无妨。我并不是说所有反对的人都必须绝交,事实上我尊重所有的反对者,但吕叶兄以他的修养,既然提出来,我就不得不面对;但我依然希望他不是屈服于什么。至于其它一些帖子,我还是看到了被恐惧和人情奴役的情形,我是深抱同情和悲哀的,与此相比,我更愿意看到因为立场的不同的反对甚至那些粗野的谩骂。

《绝交书》在微博引起争论之后不久,我的一位老朋友@给我一条抄自美国格式塔心理学家韦特海默《论自由本性》的一段话:人在面临一个反对陈述或在新的事实面前会表现出多么大的不同啊!有的人无拘无束、坦然、开放地正视它们,以一种诚实的态度来对待它们,以一种得体的方式来处理它们。另一些人则完全做不到这一点:他们或多或少有些盲目、僵化;他们囿于自己的教条,从而不去面对反驳和事实;或者即使他们在这样做的时候,也不过是试图通过某种途径来逃避或摆脱那些反对和事实。——他们不能正视这些东西。他们不能像自由人那样来对待这些东西;他们受到了自己所处地位的限制和奴役。反观我们其身,我们受到的限制和奴役还不仅仅是我们的地位、出身、阶层,我们还受到欲望、软弱、恐惧、内心的匮乏和腐朽的文化的限制和奴役。对于一个渴望自由的人,难道不应该奋起反抗吗?这是一个人活着的尊严所在。这种反抗需要一个丰富的、充满勇气的心灵。

已没有天生就是自由的心灵了。如果在工业文明之前的自然时期,我相信曾经有过,但现在没有了,教育和社会秩序就像一把双刃剑,即建立了现代社会也毁坏了心灵;人在现代无不陷入了工具、规范和秩序的奴役之中。这就需要我们重新学习怎样成为一个自由的人,在那里学习呢?除了学校和书本中的提供给我们的方方面面知识,滋养和培育心灵的,就在充满着矛盾、困难和苦难的生活中、现实中了。这就是我认为远离社会生活,远离苦难的现场,就没有诗歌的缘由。@亡军的将领在帖子中说:今天的不少诗人都很奇怪,如果别人反对,就挡以自由主义宽容理论,再挡以拿社会政治代专业探索的历史教训,唯独不考虑别人的反对也是言论自由的权利,历史的教训会换个时空变质为犬儒的根据。我非常赞成。自由的心灵要在面对困难的现实中一点一滴去获取,去培养;在一个自我的封闭空间里,或者在已经被规范的秩序里,是养育不出自由的心灵的。只有在那些柔软的过错,在那些泪水的疼痛,在那些血泪的哭泣,在那些怒火的挣扎和反抗中,你才能感受到心灵的悸动和复活;只有这样的心灵才能和伟大的事物结合,而那伟大的事物都在苦难之中。活着的心灵是成为自由人的第一要素。

但只有一个人的自由不是真正的自由。麻痹和匮乏是苦难的根源,也是我们的痛苦所在,我们将必须无边无际地去面对这一种状况。这种状况即存在于我们自身,也存在于四周与我们血肉相连的人们身上;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把个人的欢喜和苦难——无论个人从事什么职业,无论个人生活到什么样的状况——同其他人联系起来。我说我时时感到活着的羞耻,朵渔说所有的职业看起来都是可疑的,我想这正是广泛的、他人的生活作用于个人的身上所产生的带有普遍性的耻感。我不知道在其他人受尽苦难,在流离失所,在接受不公平对待,个人可以洋洋得意,可以自得其乐;当然,我并非要求你必须和他们一样生活,但你的心必须和他们在一起,必须担当你能担当的,特别是对那些有能力支配自己命运的人,担当即照亮。我所反对的是冷漠。如果在他人还未获得自由的时候,个人是无法自由的。而诗,是自由的象征,是在不自由里对自由的渴望,是不自由的人对自由的呐喊和沉默的回应,是无力者对各种力量的抵抗。诗的存在,就是对我们麻痹、遗忘的生活的提醒。

今天(2013262123分)收到@陈先发的一条微博,他说:诗是有“身后身”的东西。活在隐蔽身份中的诗人才是可靠的,想想看,一个凌晨清扫大街的垃圾工,一个火葬场的入殓师或一个税务员,真实才能是在写诗上,这是多美妙的事。真正的诗人谈诗极谨慎:是握着榔头的人,虽然满世界晃动着钉子,却极少出手敲击。谈诗几乎是犹疑的、若有所失地,甚至躲避地在谈。@池凌云的跟帖说:艾略特早就讲过,凡是诚实的诗人,对自己作品的永恒价值都不太有把握。我深深认同这种诗观,这里他们谈论了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一是诗歌隐藏在秘密的地方,那里是所有人活着(自由)的根基;只有让诗歌到达那里,真相才能敞开;二是面对作品,作为有限性的人,我们不是神,我们所抵达的,即无法确认也没有其它证据能证明我们真的已经抵达,我们只凭着我们的良知和理性,以及一点隐隐约约的召唤声,使我们的诗歌来到这里。这样的写作,对我们置身于忧烦世界的肉身构成了一次召唤,一次提醒。我非常鄙视那些自号为“巨人”、“大师”的人,他们的内心是那么的贫乏和虚妄啊!他们从未体验到难和种种的不可能。

《绝交书》是一次诗人内部的抵牾,也是一次自由渴望的呼唤。作为写诗近三十年的人,我深感诗歌在这个时代,它只能是无力者的梦想,是不自由者对自由的渴望,是不确定对肯定的怀疑,是勇气对恐惧的抵抗,是黑暗中点亮的一盏灯,而自由的种子就孕育在这种矛盾性和对抗性中。

在真诚的辩论中,让我们重新学习做一个自由的人!

                                                             世宾

                                                         201326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