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世宾

 
 
 

日志

 
 

2013年湖广诗会关于“诗歌的地方性”的发言  

2013-04-22 13:22:00|  分类: 诗会,眼光,湖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愿意把谭克修提出的地方性理解为诗歌写作中的“根”,用“根”来表述那个诗歌的诗意产生处和立足点可能会更清晰些。因为地方性和地域性两个词之间的物理性空间定义可能会使它被产生误解。地域性在诗歌写作中之于诗人就像水土之于上面生长的植物,我们的诗歌可能是从某一个地域内生长出来的,就像一棵树,根底不同的地域的那种人文啊,历史啊,传统啊这些东西以及当下的不同社会环境,这些不同地域内的事物就会培育出各种各样的诗歌面貌。而谭克修所要描述的地方性,是那些完成了的、带有个体诗人明显特征的诗歌形象和风格特征。

    他所指的这种地方性我个人觉得在这里描述成一种根性的写作可能会更加准确些,以免和地域性产生歧义。每一个优秀的诗人,他的诗歌是必须有根性的。这个根性呢,它可能会生长在不同的地方,就像谭克修的《还乡记》,他的根性是在一个受到现代性所侵蚀的、有些破败但饱含着传统、人情温暖的一个乡村的环境里面;或者在雷平阳的诗歌中所呈现的那种根性,浸润着巫文化,保留着原始生灵,覆盖着郁郁葱葱的植被,在这样一个现代与传统、原始交汇比较强烈的云南。东荡子的诗歌,我们可以看到他是从生命的幽暗之处生长出来的,坚强不屈、硬朗、透亮;精神性的想象使他塑造了一个虚构的国度,一个人,他们共同使用一个名字“阿拉斯加”。这些已经被塑造出来的诗歌形象就是他们的诗歌之根,这就是他们的地方性。

    这些年的观察,我觉得中国许多优秀诗人已经有了自己的诗歌之根,他们伸向不同地方,又深深的扎了进去,传统的、历史的、精神的、地域的。但是,我觉得,我们现在的确还缺乏一个伟大的诗人,能够从自己的根部,往外部的世界观望,眺望,在自己的诗歌世界里面,整合自己的地方性,打开一个宽阔的空间,在诗歌中重新创造一个世界;重新建立诗人与这个世界的关系。诗歌必须有根,又必须富有勇气地面对变化中的世界,这样才能把诗歌的空间打得更开,换句话说,你过多地集中在一个点上,无论你怎么渲染这个点,赋予它多少文化、特征、韵味,我觉得还是窄了一点。我刚才看谭克修的那篇文章,它里面引用了叶芝的两句诗,那两句诗就是,“一切都是破碎,再也保不住中心,世界到处弥漫着一片混乱”。叶芝的根性应该是在20世纪初的欧洲,是他童年经历或想象过的田园牧歌式的生活,他的确写过这样的诗歌;但他也的确是从这里与20世纪分崩离析的欧洲相遇,才从他的地方性那里往外部的世界拓宽,才能写下这样的句子。如果没有这样的地方性,没有这样一种往外部世界眺望的眼光,诗歌的空间就会受到极大的压缩。

    我用根性来描述谭克修的地方性概念,目的在于说明地方性不是我们诗歌要到达的地方,而是我们的开始,我们向世界眺望的立足点;它仅仅是我们的诗歌的根部。我们还必须从这根部生长出一个巨大的树冠。我希望看到这样的诗人在我们当下,在我们当代中国诗坛产生,谢谢。(世宾)

 

  评论这张
 
阅读(3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