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世宾

 
 
 

日志

 
 

转变:从西方视角到东方视角  

2014-07-09 10: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变:从西方视角到东方视角

 

皮道坚

 

 

 

“转变”一词所指的主要是吴震寰的艺术创作在当下文化情境中的变化,以及他在自主选择中所呈现的视觉上与精神性方面的特质;这一“转变”不只应和着中国当代艺术思潮的变化,同时也展现出它的新的可能。

不难看出吴震寰十多年来的艺术创作是一个不断推进的过程,是一个由西方向中国化逐渐转变的过程。2008年之前,无论他的家乡还是后来宋庄,他的绘画从略带古典气息的描绘到现代主义风格的表现,都或多或少地受西方文艺观的影响,这也是中国艺术现代化必然要经历的洗礼。但使在这个时期,他的绘画中所显现的与西方现代绘画有别的个人精神追求也隐隐约约透露出某些属于东方的气息。《骏骨图》和《提灯者》系列虽然有着强烈的表现主义风格,但它呈现出来的却并非是西方表现主义绘画中常见的恐慌、挣扎、撕裂痛苦,而是一种属于吴震寰个人的、并在我们时代被不断召唤的健康、强有活力的生命精神。那是一种通过现代性反思从个体生命的自信中升华起来的生命态度,它呼应着来自大地深处馈赠。这种来自大自然馈赠的力量感,在西方的古典时期和中国的先秦、两汉直至盛唐时期的文艺中都可以感受得到。吴震寰仿佛久久地眷恋着这种人与大地的精神感应。但吴震寰真正走向成熟和确定的个人风格出现2008年之后,从那时起,他的主体视角从西方转向了东方,即是说,他的艺术创作已经由借用西方的评判标准、抒写资源和语言方法转向了具有东方本体意义的表达。这种表达与东方的感知方式、关照世界方式和存在方式有着深刻而内在联系。

时期,吴震寰的艺术创作在继承传统文化精神与个人的精神性发挥二者之间取得了高度的统一。他的作品,无论是在肌理制作与自动技法呈现;在语码、语汇的丰富性上,还是在作品的展示方式上,都有着前所未有的独特的感悟和创造。传统绘画中象征高洁精神的梅、兰、菊、竹和奇石,在吴震寰这里已不仅是笔墨或画家心中磊块的直接载体,而是象征东方文化精神的符号,他借用这种符号化并通过其呈现过程,让身体的运动与笔墨的挥洒呼应着他的生命律动。这生命的律动蕴藏着他的身体密码、精神状态、文化诉求乃至哲学思考,以及他从小习书法、国画所获得的精神气质。他在悬挂的长条幅布匹上作画,隐约的传统题材,从高处垂挂下来的形式,画布在地面上拖延所生成的心理效应和陌生化的视觉冲击,给人无限遐想的可能。然而究其实质,这种作画和展示方式延续着东方传统精神对空灵、修远、苍茫的追求。

艺术既要面对新的社会生活,要提供新的哲学思考。在哲学上,吴震寰放弃了二元对立的二分法,他继承了东方传统的一元论。“至大无外”(惠施),在吴震寰的绘画中,他把这种哲学观念外化为一种气象——一种融合了文化追求、哲学思考、个人气质、身体能量的气象,再通过绘画过程中的身体律动、笔墨挥洒的控制和偶然性表达出来。在传统哲学看来,“气”是天地间一切事物组成的基本元素,是人类与一切生物具备的生命能量和动力,宇宙间一切事物均为气的运行、变化的结果。在绘画中,吴震寰发挥了这种传统的“气”论,他对“气”论的理解与运用带有文化和社会学的选择,当然更带个人的生命气息。这就使他的“气”论有了强烈的现代性特征和当下指向。事实上,他主要是发挥了“气”论中的方法论,那就是在气的运行中,忘记事物的一切区别,甚至忘记自己生活中的一切区别,让自己的经验中只有混沌的“一”,他只活于其中“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他把自身的文化选择和生命气场无限放大,使成为他绘画的本体。这个过程,就是人不断放大的过程。吴震寰在绘画中努力恢复人在这世界的主体性,这类似于60年代末70年代初日本的物派在资本主义大工业生产背景下,通过揭示“原本”世界的存在方式,引导人们重新认识“真实性”,表达一种东方式的现实关怀。

新时期以来的中国当代艺术既呈现出以批判性和策略化对抗物质生产机制主导的特征,也呈现注重艺术家整体存在的思辨生产方式。后者作为东方感知世界的方式和存在的方式,无疑会在亚洲崛起的历史进程中,给予亚洲创作出一种区别于西方的东方艺术的契机。艺术不仅仅是一种当下的社会学意义上的立场表达,它更应该是一种努力融入新的历史语境的哲学思考,并在新的语境中得到充分自由的表达。这就要求当代艺术在经历了30多年的实践之后,必须重新面对和反思两个问题:一是重新、全面地面对我们的传统,否定和遗弃只会使我们在未来的世界格局中丧失自我,这我们世界都是一个重大的损失。二是我们必须从庸俗社会学的批判逻辑中抽离开来,重新反思启蒙;从二元对抗的解构性策略转向“一元论”的建构性思考。

吴震寰的作品营造了一个既延续传统又区别于传统,同时也区别于近30年当代艺术实践的精神空间,他的作品可以唤起一种新的文化感觉,提示一种新的价值观和精神追求。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